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情思如潮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50:4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魏薇,你来客了!”  中午,地理系的魏薇——一个年约二十,高挑个儿,体型颇有点像运动员的姑娘,刚从学生食堂出来,忽听见有人喊她。抬头一看,见她的同室好友于兰正在远处向她招手。  没有会客单,是门房老李电话通知,同学们辗转相传的。会是谁呢?爸爸教学忙,离不开学校;哥哥呢,昨天刚接到他一封信,也没提来长沙的事……  “也许是他……”于兰故作神秘地一笑,凑近她耳畔,悄悄地说。接着伸手往她肩上一拍,催她快走。  魏薇脸一红,佯怒地瞋了于兰一眼,但双脚却不由自主地迈开了步。与此同时,一个“他”字悄然潜上心头,使她心跳不已。  今年暑假,魏薇参加了市团委组织的自行车万里旅行活动。全队十几个人,她是的女性。  平时骑自行车上个班,逛个街,或是去市郊办个事,倒是挺轻松愉快的;但要在炎热的暑天,骑着它连续行走万里路程,就远非那么轻松愉快了。别说是姑娘,就是慓悍的小伙子也会累得够呛。更何况魏薇并不是自行车运动员,骑的又是她哥哥的那辆加重,一路上的困难就更多了。正是他——原先素昧平生的旅行队长,在起程不久后,就硬将自己的一辆轻便凤凰与她交换,以后又处处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有一次,魏薇的车在中途摔坏了,怎么也无法修好。他二话没说,又把自己的车让给魏薇,扛着她那辆摔坏了的车步行了十几里山路……  魏薇快步走到会客室,在门外稍稍站立了片刻,抑制住“呯呯”的心跳,这才从容地推门进去。会客室里静静的,只有两个十一二岁,风尘仆仆的乡下男孩,头靠头地依偎在长椅子上打盹;根本就没有他的影子。这两个孩子是谁?难道是找她的吗?魏薇不觉一怔,既含失望,又感惊奇。  听到脚步声,两个孩子同时睁开眼睛,迷漓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一下跳起来,发出惊喜的呼喊:“魏老师!”  “你们是……”魏薇打量着眼前两张胖呼呼的小脸,竭力搜索着记忆的仓库。  “魏老师,你忘了?我叫大林,他是小林呀。”见她一时想不起来,年龄稍大一点的那个孩子连忙自我介绍说。  哦,想起来了。她高中毕业那年,没考取大学,去邻村的一所小学代过二个月的课。虽说时间不长,却与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林、小林这兄弟俩,就是班上淘气的一对  孩子。也许正上那一段经历的影响吧,第二年高考报名时,她毫不犹豫地在志愿表上填写了师范学院。  本来,那以后半年多的埋头复习,进入师院后一年多的紧张学习,已使她逐渐淡忘了那一所美丽的山村小学,淡忘了那些可爱的小脸孔。谁知今年九月,《青年报》刊登了他们自行车万里旅行的通讯报道后,她忽然又收到了一封寄自那个山村小学的信。  信是大林、小林兄弟俩寄来的。他们在信中热烈祝贺她胜利完成了自行车万里旅行。并向她——他们的老师报告说,他们已经顺利地进入了中学,在她的母校读初一。表示要向她学习,争取将来也当一名旅行家。  书信的文字虽略欠通顺,甚至还有几个错别字,但字里行间却溢满了孩子的天真和热情。更重要的还是,它像一把金光闪闪的钥匙,重又开启了她早已封闭了的童心的门扉,唤醒她沉睡在心底的那一段美好的回忆,使她重又记起了绿树掩映下的那一所乡村小学,记起了一个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们的天真的笑脸,记起了自己与他们一起漫步花径,游戏草坪的充满欢笑的生活……  于是,她立刻提笔给他们回了一封充满鼓励的信。在写第二封回信时,她在信末顺带写了一句:“以后有机会,欢迎来我们学院玩!”谁知就是这顺带的一笔,果真把他们邀请来了,并且来得那么突兀,事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  啊,多么天真的孩子!真是童言无欺呀。  魏薇想到这里,忍俊不禁“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张开两手,热情地说:“欢迎!欢迎!我亲爱的小旅行家。”说着拿了他们的小旅行袋,带领他们向校园内走去。     二  校园内,楼房幢幢,鳞次栉比;绿荫掩映,花卉芳香;歌声琴声,不绝于耳。  一路上,大林、小林像遇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边一个紧依着魏薇,一边好奇地张望校园内的景色,一边絮絮地向她报告旅途上的新奇见闻。  “可是,这个时候,你们怎么能来呢?”魏薇问。  “学校放农忙假了。爸爸说现在实行了责任制,不要再抢工分了,要我们别回家,好好在校复习功课……”小林抢着回答。  魏薇一笑,说:“于是,你们就到我这里来了?”  “嗯。”大林点点头,学着大人的持重,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告诉老师了吗?”  “没有。我们怕她会阻拦……”  “因此,也不先写一封信告诉我?”  “不,”大林连忙声辩,“我们写了信。”  “写了信?”魏薇心中一喜。看来孩子们还是懂事知礼的,并不是自己刚才所想的那样,事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突兀而来。  听说魏薇没有收到信,兄弟俩一下傻了眼。小林着急地说:“上星期写的,里面还有钱。”  “钱?”魏薇一怔,不觉停下步来,“你们把钱放信里寄来了?”  大林也急了,忙说:“听人说车上扒手多,我们怕路上把钱丢了,就先寄给了你,一共是八元五角钱。怎么,魏老师,你没有收到?”  天哪!把这么多钱放在信里寄来,她还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荒唐事。但她看一眼兄弟俩急得快要流泪的样子,又连忙将一句已经涌到嘴边的责备话咽了回去,改口安慰他们说:“别急,等会儿我到收发室去查一查。现在的邮递员工作非常负责,信件一般是不会遗失的。”  听了这话,两个孩子才放了一点心,没让已经涌上眼眶的泪水流出来。  魏薇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是呀,人生在世,谁没有做过几件荒唐事?大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孩子。她很庆幸自己没有把那一句责备的话说出来。  魏薇带领孩子进入食堂,买来二份热气腾腾的饭菜,放在他们面前,说:“饿坏了吧?快吃!吃完在这里等我。我去收发室查一查信。”  但,一俟走出食堂,魏薇就放慢脚步,在草地上踟蹰不前。她是否真有必要去收发室查一查呢?她知道,学院的信件很多,学生的平信一般都是插在信插里,各人自己去取,绝不会一封封过目登记。但她又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想:这是一封违章的信,如被邮局查出,就不会直接投递,而是改投一张罚款通知单,要收信人去邮局缴款领取。要是那样,也许还有一线希望。想到这里,她才拿定主意,迈步向收发室走去。  收发室的老王头倒挺热心,拿出信件登记簿帮她查了又查,回忆了又回忆。没有,什么罚款通知单也没有。  魏薇感到一阵失望,怏怏地走了出来。看来,邮局并未查出这一封违章的信,而是被哪一个贪图小利的人从信插里偷走了。  然而,她又该如何去对孩子说呢?如实告诉他们说信和钱都丢了吗?哦,不,不!她是从农村来的,深知这一笔钱对一个农家孩子是何等宝贵。  她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她想买一条二元多钱的红头巾,爸爸不肯,说是生产队未兑现,学校的民办教师补贴又拖欠着不发,买过年肉的钱都没有着落,哪还能给她买红头巾。但那头巾是如此强烈地吸引着她,班上的女同学都戴了,唯独她没有。于是她便一个硬币一个硬币地攅呀攒呀,足足攒了一年,才攒起买一条头巾的钱,实现了自己的心愿。  这两年,虽说实行了责任制,农民不再像过去那么穷了,但一个孩子的身上又能有多少钱呢?也许,为了积攒这一笔钱,他们采金银花,摘黄槴子,捡破烂……把换取到的每一分钱都存了起来。也许,为了积攒这一笔钱,他们把一份蔬菜分做两份儿吃,尽量从自己微薄的伙食费里克呀克呀,把克扣出来的每一分钱都存了起来。也许……  然而现在,她却要告诉他们,这一笔钱都丢了,不翼而飞地丢了。那对他们将是一个多么惨重的打击!再说,这是他们生平次出门旅行,怀着美好的希望,憧憬了多少日子的次出门旅行。旅行中的一切都将深深地刻印地他们的心里,终生难忘。她又怎么能忍心兜头给他们泼上一盆冷水呢?  魏薇想到这里。不知怎地,忽又联想起了暑假的自行车万里旅行活动。这生平次的长途旅行,使她增长了许多见识,留下了许多难以磨灭的美好回忆,真是终生难忘!  记得初与她一起报名参加这一项活动的,还有另外几位姑娘。谁知临近出发的日子,她们却一个接一个地改变了主意,相继退出了这次旅行,使魏薇成了自行车万里旅行队中硕果仅存的女性。  这一情况的突变,曾使魏薇颇为踌躇。她既不愿放弃这次瞻仰祖国大好河山,锻炼自己的旅行机会;又担心独自一人与小伙子们一起上路,会有诸多不便。是去是留,一时实在委决不下。  在那一关键时刻,正是他——初次结识的自行车旅行队队长,一再给她以鼓励,希望她能留下来,与大家一起踏上万里征途,完成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旅行活动。  “我们这次旅行,不仅仅是为了瞻仰祖国的大好河山,增长见识,更重要的还是锻炼自己的意志。  “古人云:‘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我们自行车万里旅行队的队员,都是有志者。作为全市女青年代表的你,就更是非同一般的有志者了……”  正是他这一番火热的语言,断绝了魏薇的退路,终于鼓起勇气,蹬着自行车踏上了万里征途。正是他这一番友好的劝导,才使她不致因一时的软弱而造成憾事,遗恨终生……  现在,她与大林、小林兄弟俩,不也是处在为样一种位置上吗?虽然所遇事情的性质有些不同,但相互间的位置却几乎一样。她又怎能不像他引导自己那样,把他们引上美好的生活之路,却过早地把社会的阴暗面披露,往他们天真幼稚,纯洁无邪的心灵里投下一片阴影呢?哦,不能!不能……  魏薇回到食堂,发现大林、小林这兄弟俩还呆呆地坐在那里,面前的饭菜一点儿也没有夹动。她不觉一怔,说:“咦,你们怎么还不吃?”  “魏老师,我们的信?”  “哦,收到了,收到了。信已经送到了好几天,是我没有去拿。”魏薇故意拿出一个信封摇晃了一下,用愉快的口吻说。接着便一迭连地催促他们吃饭。  兄弟俩这才破涕为笑,捧起碗狼呑虎咽起来。  魏薇在他们对面坐下,尽力搜索着恰当的词语,和霭而又严肃地说:“记住,以后再别在信里寄钱了,那是违反规定的。再说,那样寄也不保险,万一真丢失了怎么办?”  兄弟俩一边吃一边点头。也许是饿坏了吧,他们吃得那么快,那么津津有味,连的一点菜汤也舔了个干干净净。    三  晚饭以后,整座寝室大楼着实喧闹了一阵,随即又静寂下去了。  今天是星期六,同学们都三三两两地出去了。空荡荡的寝室里,只剩下魏薇一人,独自捧着书本,厮守着捂在桌上的二盒饭菜。她的两位小客人还没有回来。  多么幼稚可笑,又是多么天真可爱的孩子呀!不知怎的,整整一个下午,魏薇的脑海里都浮现着大林和小林的身影,以至于连听课都时时走神。此刻,在这静谧的黄昏,空寂的寝室里,独自一人守着书本,她的思想又渐渐走了神,看了许久,也没能弄懂书中的意义。她微微叹一口气,干脆阖上书本,任凭自己的思绪挣脱理智的覊绊,在感情的领域里驰骋起来。  下午,魏薇拿出身上仅有的一张五元纸币,郑重地交给大林,叮嘱他们说:“下午我要去上课,你们自己出去玩玩。当心,可别掉了钱!”  “嗯。”兄弟俩懂事地点着头。大林还伸手压了压刚放进内衣口袋里的那张纸币。  “你们……不会迷路吧?”魏薇忽然又有点担心起来。要知道,这是两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山里孩子呀,这么大一座城市,万一迷失了路,找不回来……  “不会。我们有地图!”小林连忙回答。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得皱皱巴巴的地图。  那是一张用旧了的长沙市区详图。图上布满了斑斑的指印痕迹,看样子至少更换了几位图主,使用过了许多年。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是从哪里弄来的。  看着那一张地图,魏薇乐了,忍不住指点着他俩的鼻子,打趣说:“哟!看不出,还真像是个旅行家。”  “难道我们不是在旅行吗?”听了这话,小林骄傲地挺起了胸脯。大林呢,虽说比弟弟表现得谦逊一些,但也抑制不住地露出得意的笑。  魏薇于是放心了。是呀,他们既然能从家乡那个小山村来到长沙,找到这里,又怎么会在大街上迷失方向,回不来呢?更何况他们手里还有着那么一张地图,一张他们查阅研究了  不知有多少遍,也许都已经背熟了的地图。  多么可爱,又是多么聪明大胆的孩子呀!  此刻,魏薇想起这件事,不觉又由衷地从心底发出一声赞叹。是的,她小时候就没有这么大胆。她怕蛇,怕鬼,怕坏人,甚至连掉落在身上的一条毛毛虫也害怕。记得有一年秋天,她独自一人去姨姨家,一路上是何等的胆战心惊,害怕得要命。 共 1118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的发病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