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刘纪鹏为国家牛或牛何罪之有2016年4月1日

时间:2020-11-20 19:17:1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刘纪鹏为:国家牛或牛何罪之有2016年4月1日 所以,我看这个不颁给经济学,都是颁给这些领导,本身就值得商榷。理论问题你又不解决,何来政策牛呢?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今天重大的问题还是在理论上,再看看救市,救市如此迟缓,原因还是在认识上该不该救、怎么救。我们也不赞成技术上的很多问题,也不赞成证监会带着自己的公司来救市,可是当时在这么多争论的背景下没有人支持,这个市场眼瞧着就往下跌,一场股灾已经发生了,多米诺骨牌的效应会带来社会动荡,哪个国家不救呢?所以,国家牛是应该的,救市也同样应该,而这个论坛还要救市。在牛市上涨的时候有提示的责任,在熊市下跌到了危及社会稳定的时候,就必须挺起身板去救市,美国如此,如此,也如此,没有一个国家的可以任凭这样几个经济学家、对股市有的人在这儿大放厥词。所以,很遗憾,去年的资本市场论坛就有一场,因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论坛,就因为我主持,有些纷争,今年他们不带我玩了,主持人换了明,我的老朋友,这可是我们联手大家一起办资本市场的旨,我的老朋友明作为主持,面对这样的理论,居然一点反驳都没有。这是让我非常失望的。所以,哪一任的证监会不害怕啊?老有副今后跟他秋后算帐。肖钢我对他很尊重,尽管七任证监会,大部分都是商业银行出身,对资本市场的复杂不是很熟悉,但是他们要振兴资本市场的动机无可厚非,虽然他们怏怏而归了,但是我们对今天的证监会,就是让他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让他们不再怏怏而归,而是真正像他们就任的时候都是轰轰烈烈,都会产生股市上涨的效应,但是最后却没有一人志得意满,实现自己振兴资本市场的抱负。所以,我们真诚地希望今天的市场发展和我们的政策、这样的论坛,能够为我们的监管部门要振兴股市这样的策略和战略,能够发挥好的作用,而不是在背后放暗箭。因此,在这样的一个理论纷争下,股市的振兴一举三得,起码解决了人们对国家经济发展的信心问题、财富效应能产生,到这个阶段了,从间接融资到直接融资,能解决信任问题。所以,积极的股市政策何罪之有?然而这样的一个资本市场论坛居然大批牛。我非常,居然没有人反驳。而且这样的一个人,我不说历史上都做了什么,对资本市场有何贡献,但起码你也是端着资本市场的饭碗吃肉的人?看看你的历史。而这样的人又恰恰孙冶方基金会理事长的名义,把这些颁给我们一个一个重要的官员。刘纪鹏认为,股灾的异常波动从清算牛、政策牛或者是国家牛算起,那我看它从根本上就否定了中国股市的起点。谁不知道世界第一是伴随着资本中心的转移而转移。大国崛起,你的定价权、国际分工、话语权,你没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能行吗?你看看你今天这么被动,不就是在于你没有强大的金融市场吗?这一切都是资本市场决定的。我今天为什么把题目定为“从财富分配入手,建立一个公平的股市”,就是在于这个市场如果制度性的很多矛盾不解决,真的要让它变成赌场,变成屠宰场和割韭菜的机器吗?因为我们看到的是这么多的股民在上一个波动中赔钱了,可是还有多少人在暴富呢?暴富制度的缺陷在哪儿?这个漏洞如果不补上,我们的很多政策市,我们的很多按照一个正常股市的周期性规律从底出现然后向上涨,这样的规律性就会递减,因为中国有它的特殊国情。什么叫特殊的国情?还是要在谈这个主题之前,我这30分钟要谈一谈过去一年半左右股市的异常波动。怎么看待这个异常波动?很多人说中国是政策市,可是政策如果不稳定呢?比如说牛能成立吗?政策牛能成立吗?我想谈一谈昨天包括新浪网,包括报出来的博鳌论坛,论坛的题目是“论杠杆闯祸”。但是几位资本市场的大佬在谈什么呢?题目就是“史上最牛逼的对话”,“揭露股灾的历史”、“证监会”。带头的人他在总结这一轮股市下跌的教训,我想这常重要的。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不敢总结,因为总结就要谈。以下为文字实录:但是我们过去这一年半的波动,有人总结吗?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到底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是制度上的问题,还是政策上的问题?你不是谈政策吗?谁在制定政策?所以,在昨天的报道中,一位前证监会副不批杠杆,他是批牛,批国家牛,批政策牛,举的例子就是一位权威人士到党校大谈牛。谁都知道这位权威人士指的是肖钢,这也破了历史的先例,前证监会副批现任证监会。结论就是你不是鼓吹国家牛吗?那国家熊的时候你也应该负责任,一副的口吻。问题是这样一个论坛,既然所有人都在呼应不该有国家牛。和讯网消息 仲春策略讨论于3月27日下午会在海航万豪酒店举办,围绕供给侧、注册制、 “十三五”开局等一系列影响资本市场的重大事件展开深入讨论,中国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出席此次论坛并发表。当然股权分置的方法有问题,今天我不阐述,大家可以看我这些年以来一贯的文章。战略上打赢了这一仗,战术上打输了,缩一趴二,三年以后大股东全部流通,维持了一年左右,又跌到一千多点,接着又徘徊了七年的熊市。大国崛起,国外危机我们也跌,国外不危机我们还继续跌,股市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一起来就要半夜鸡叫,就要为国企脱困服务,接着就要积压股市泡沫?2000点的股市就合理吗?这是,你干不了事的点位,没有财富效应的点位,所以,这轮股市的启动,肖钢说有国家牛或者是牛,资本市场的活力,何罪之有?理论上难道不应该为一个中国崛起需要一个强大的股市鼓与呼吗?在这个过程中国家像金融创新一系列的过程一样,鼓励人们的资金进入到直接投资领域,加大股权投资的比重,难道是错的吗?怎么就不能有牛呢?四大银行的,发展民营银行,振兴资本市场,这难道不能生产力吗?中国人的钱少吗?差钱吗?中国的政策该不该推动国家牛,难道这个国家在今天中国崛起的时候,一年半以前我们是经历了七年的熊市,从2000点开始抬头,我想这不是证监会一家能做出的决策和主张吧,起码是领导层的一个指导思想,难道这个指导思想错了吗?我们的股市命运多舛,大家回过头来看一看,2000年那场股市如此之后,原因说资本市场为国企脱困服务,这笔帐还没有人清算,股市的低迷跟它密切相关,以后启动了5·19行情,我们现在又快到5·19了。有些人看着就不满,立刻在2001年给你来一个挤压股市泡沫。国家从减持筹集社保资金,的口号,非流通股自动进入流通股的行列,接着理论上吴敬琏先生“赌场论”,挤压股市泡沫。所以2200点,3、4个月跌了7百多个点,一直跌到2006年到900多点,漫长的熊市6年,最后才不得不启动股权分置。采用了大多数市场人士的办法给予补偿,不能说流就流出来,你们几毛钱一股,我们花几十块钱一股买的,你们量这么大,这才有了6000点。刘纪鹏表示,七任证监会大部分都是商业银行出身,对资本市场的复杂不是很熟悉,但是他们要振兴资本市场的动机无可厚非,虽然他们怏怏而归了,但是对今天的证监会,就是让他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让他们不再怏怏而归,而是真正像他们就任的时候都是轰轰烈烈,都会产生股市上涨的效应,但是最后却没有一人志得意满,实现自己振兴资本市场的抱负。所以,如果今天总结股灾的异常波动,从清算牛、政策牛或者是国家牛算起,那我看它从根本上就否定了中国股市的起点。谁不知道世界第一是伴随着资本中心的转移而转移。大国崛起,你的定价权、国际分工、话语权,你没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能行吗?你看看你今天这么被动,不就是在于你没有强大的金融市场吗?这一切都是资本市场决定的。而从整个国家转型来看,我们今天出现了这么多问题,P2P的问题,商业银行垄断的问题,不都是在于没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吗?货币市场间接融资是国家共担风险,它的整个货币政策的决策仍然是几个聪明的猴王决定猴群的方式,一会儿货币政策紧缩肖钢,一会儿放松,一会儿利率上升、下调。“钱多闹钱荒,涝年没水吃”,难道还不应该发展资本市场共责,让投资人来选择,实现我们国家的转型、金融转型,做大我们的资本市场,争夺话语权,实现中国梦吗?所以,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从理论上、政策上和中国现在的体制上都应该把牛、国家牛看成它最重要的核心。2000点的股市是不正常的,你是干不了事的,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这样的发展速度和这样的大市场,和这么多的项目以及资金,不是今天的20倍市盈率,跟美国一样。我想在30倍以内的市盈率都是合理的。三亚治疗白斑的医院
三亚治疗白斑的医院
厦门治疗白斑的医院
厦门治疗白斑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