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情义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2:08: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如果没有霍家,自己将会在哪里?也许早就已经饿死在街,所以在心莲的心里,霍家永远是自己的家,所以现在如果需要心莲牺牲自己的幸福而能救霍家,那么她自然毫无怨尤。回想当年自己饿晕在霍家门外,恰巧被霍家少爷霍冬青遇见,跑去告诉父亲:“爹,外面有个小乞丐晕倒了。”正在看账本的霍老爷放下账本跟着小冬青一起到门外将小心莲抱进府里并替她搭脉诊断:“没什么大碍,是饿晕了。”他对站立一旁的管家说道,“吩咐厨房做完粥来。”管家下去吩咐厨房,而霍老爷和冬青俩则在一边等小姑娘醒来。  待下端粥到房中后,霍老爷又一勺一勺吹凉了喂进心莲中,渐渐地心莲苏醒。她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轻声问:“这是哪里?”  “孩子,这是我家。你从哪里来?什么名字?”霍老爷和地问她,完全不像一般富裕家那样给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沈心莲,爹娘都去世了,是从宁城逃难到这里的。”在几粥的作用下,心莲算是有点力说话,“谢谢你们救了我。”她边说边下准备离开这里。  小冬青见心莲要离开,于是央求父亲:“爹爹,您让心莲留下吧。”  “心莲,你如果不嫌弃我家,就住在我家吧,和冬青他们也有个伴。”霍老爷真心挽留心莲住下,然而心莲执意不肯。她亲眼所见家乡的老爷觊觎娘的美貌,将娘从家中强行将她带走,爹为了保护娘而被他们活活打死,娘为了不让他们玷污自己的子而撞柱亡,从此在心莲心里埋下深深的影,认定天下的有钱全都是一丘之貉。  冬青见心莲要走,连忙拦住她:“你不要走,就留在我们家吧。我的玩具都可以给你。”  霍老爷也说:“你看外面天渐暗,你现在出去不安全,还是在我家住一晚吧。”心莲想想也是,现在出去又要被那群抓去被卖到风月场,她不想才逃出虎又入狼窝,于是问道:“老爷,刚才所说的话还作数吗?”  “什么话?”  “让我住下的话。”  “当然作数,只要你愿意。”  “那我就住下。”  “好,好。”霍老爷见心莲答应住下,心中甚喜,吩咐管家,今晚多被几个菜,庆祝家里又添一。就这样心莲在霍家住下,进而认识了霍老爷的独子——霍冬青,养子——罗锦弘和养女——方佩珊。多年后,她也有了一个份,是霍老爷收养的一个孩子。  霍老爷看着四个孩子玩耍在一起,他的笑容就会比平时多出许多,如果秋月能见到这一景该有多好,一丝落寞与惆怅难免会袭心。  一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四个孩子也都长大。原本以为命运会如此平顺地走下去,然而平地风起。这天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来到霍府,原来是因为霍家染厂正逢事业危机,霍老爷无奈求助于城中大户——高家。高家三少爷看了貌美如花的方佩珊。霍老爷苦求佩珊不果,只得将她锁于房中,并扬言任何求都不行。心莲心知佩珊喜欢的是冬青,同她的遭遇,于是溜进父亲房中,将钥匙出,开门放走佩珊,不想事败被发现。从而就有了在杂草丛生的山路,佩珊惊惧的往前狂奔,管家则率着一群家丁在后紧追,突然,佩珊然停步,因为横在她面前的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断崖,管家等则随后赶。佩珊求管家放过自己,而管家和霍老爷则求佩珊救霍家并告诉她,做不可太自私。急之下佩珊转跳下断崖,所幸被树枝勾住而未断送命,但也因此而摔断一条。霍老爷自感有愧于佩珊,不再逼迫她与高三少爷亲,可这财务危机又该如何解决?他一筹莫展。此时,心莲向霍老爷跪下,让自己替代佩珊完这桩婚事,违心说出自己从见到黄少爷的那刻起就已经喜欢他,放走佩珊也是不想让佩珊为他的妻子。  “心莲,你……”罗锦弘的震惊绝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从他眼看见心莲时就被她独有的质所吸引,这种吸引逐渐转换一种喜欢,渐渐地喜欢在心中生根发芽,逐渐了一棵参天大树。他明白她的心,在这个家里,也只有他懂她,可是现在的她,为了救佩珊、为了救霍家,甘愿放弃一生的幸福。他不会允许她这么做的。霍老爷虽然心疼女儿,但面对自己祖业,也无计可施,只得点算是默认了心莲的请求。  心莲见父亲答应自己的请求后,回到房中请丫鬟们帮忙梳洗打扮,即起,她就嫁为夫,为别中的高少奶奶。做这样的选择,她并不后悔,霍家对自己有恩,如今霍家遇难,自己理应助霍家一臂之力。想到这些,她就觉得自己嫁得值,心里一点都不苦。穿着嫁衣、盖着红盖的心莲就这样被接走了。躺在的佩珊虽然心痛,却也无能为力。  锦鸿潜入高府,来到高显扬和心莲的新房:“心莲,我来救你了。”  心莲听到锦鸿的声音,掀起盖,见是锦鸿,有些意外,也有些担忧,站起,走到他面前,“你怎么进来的?”  “不要问我怎么进来的,快跟我走。”锦鸿拉起心莲就要往外走去。  屋外高显扬在朋友的簇拥下闯进新房却见新娘并非佩珊而是心莲,她的手被锦鸿拉着。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所有的都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直到有喊了句“有抢新娘”,才醒悟过来,显扬、管家和一众家丁连忙追出去。  在一断崖前,“高显扬,我求你放过心莲。你可以娶天下任何一个女,但就是不能娶她。”  “那你给我一个可以令我信服的理由。”虽然她不是佩珊,虽然不明白霍家为何要李代桃僵,虽然有一万个不明白,但是自己和她已经拜过天地,她就是自己的妻子,现在有要来抢,他又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呢。  “心莲是我这辈子的女。”锦鸿看着显扬,那眼神分明在问,是含着敌意和挑衅地问,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锦鸿,你……”心莲直到这刻才明白他的心意。她感动于他对自己的那份意,但是做不能太自私,“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对我的心意。”  “心莲,你愿意跟我走吗?不理会霍家、高家的一切,抛下所有的一切跟我走。”在罗锦鸿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高显扬也在看着她。  “锦鸿,谢谢你,但是,对不起。我已经是高显扬的妻子,我不能抛下我的丈夫和你一起走。”说完也不回的走向高显扬那里,“我跟你走,但是请你不要为难他。到家后,我任凭你们高家置。”在心莲后是锦鸿凄厉的呼伴着时远时近地狼嚎声,这一对心莲来说是凄凉的,刚知道有如此在乎自己却又不能还这个的一份意,生总在选择与被选择的两难境地,选择与被选择是痛苦的,而舍弃与被得到同样也是痛苦的。  心莲和高显扬他们回到高家后就在高家祠堂,在高老爷面前跪下,她明白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她不想辩解,也不愿做过多的解释,无论有多少责难,她都会一肩承担下来,只希望这次的出逃不会影响到霍家资金的问题。  “你们霍家认为我们高家就这么好欺负吗?之前说好是方佩珊,怎么一转就了你沈心莲了?你给我说清楚!若说不清楚,我跟你霍家没完!”  “佩珊突染恶疾,不能出嫁,所以我代为出嫁。”  “好,就算如此。那今晚的事又作何解释?”高老爷一桌子,“既然嫁入我高家,又为何跟夫逃走?既然要逃,又为何要代出嫁?”所有的都在听她解释,而一边的大房联合毫无心机的二房在一旁煽风点火,生怕窜起的火不够旺。  面对高老爷的质问,心莲选择沉默。她不想伤害任何一个,可是在伤害了一个,她不想再有第二个为此事而受到伤害。高老爷心里不会这么想,他也不可能这么想,他一心想维护的只是高家的声望以及高家的祖业。他一生遇有五子,其中四个分别高祈光、高祈宗、高祈耀和高祈祖。只有高显扬,是个例外。他是高老爷年轻时无法和心的女在一起,却又珠胎暗结,直到显扬的亲去世,历经艰辛才得以与父亲相认。  高老爷本打算五个个孩子能够光宗耀祖,可看看这几个儿子,老大对待工刻薄寡恩,对待亲毫无手足可念,对待朋友无无义,这样的绝不是一个的继承。再看二子,自从学归后就整天沉溺于风月场所,也不是一个选。老三(高显扬)虽然秉善良,但也不是个好的继承。看老四和老五这一对双胞胎年纪尚小,看不出心如何。眼见自己年事已高,感叹后继无,也就萌生了给显扬找媳的想法,这个媳一定是要够胆识、够泼辣,只有这样才能做高家的当家。当他眼瞧见方佩珊的时候,就喜欢她的泼辣和狠劲,但佩珊终究未能为自己媳,换了婉如的沈心莲。他恼怒于霍老爷,更迁怒于沈心莲,在亲当晚居然跟一个私奔。  “好,你不说是不是?家法伺候!”高老爷见无法逼问出心莲与另一个私奔的理由。说完就要落在心莲,然而她并未感觉到疼痛,是因为被打到所以失去了所有的痛觉吗?她睁开眼睛才发现高显扬扑在自己,现场一团。  房中,心莲哭问他为什么要救自己?高显扬则笑着问她为什么回来?她说,因为嫁给了你,就一定要回来。他回答,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所以我要救你。显扬明白心莲嫁给自己是迫不得已,所以和她约定,除非她愿意,不然他绝不会碰她。就这样他们开始了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也许是命运安排吧,一对并不相的女就此纠缠在一起。  婚后的子并非心莲想象的那样简单,她不仅要面对高老爷的责难,更要面对老爷家虎视眈眈的目光,那眼神似乎可以将她吞噬不留骨。这所有的一切都被心莲一一挺了过来。高家,除了高老爷的大夫以及她的儿子外,所有的都很喜欢心莲。就在心莲在高家的子稍有好转之际,高家又一次发生灾难。在运米途中,显扬被山中土匪劫走,要高家拿钱赎。  原来高老爷年轻时曾开除过米铺一个手脚不干净的工,而这个工一之下落草为寇并扬言要搞垮高家。后来高老爷为避开旧相识,只得由山路该走运,并因此而受制于黑帮。此次如果不是因为黑帮要涨漕运费而不得不该走山路,显扬也不会出事。显扬出事,为开心的当属大夫和祈光,以为可以借此重揽大权。心莲看尽高家每一个的脸,想着平显扬对自己的好,无论多难,她都要救自己的丈夫。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晚,心莲轻轻推开家里的后门,借着月光一路小赶,当她到达土匪窝的时候已经是早了。她被带到了土匪目面前,她看了看他并不像公公中所描述的那个,于是到:“你不是我要找的,把你们老大出来。”  “嘿,小娘们。这就是我们老大。”说话的是目手下。  “你们老大?”心莲心想,论年纪,那目也应该和公公一般大,怎会这么年轻。  没开的年轻说道:“你要找的就是我。”他边说边观察她,心想,这是怎样一个女子,敢独闯贼窝,她难道就不怕我们这些吃了她?心里对她兴趣陡增,“我是宋东升,不知你找我何事。”  “我是沈心莲,我找你,是要你放了被你们抓住的高显扬。”  宋东升脸一冷:“你和高显扬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妻子。”  “你是高家的?”  “是又怎样?”  “怎样?”宋东升哈哈大笑道,“我不去找你,你自己到送门来了。”转而挥手自己的一个手下过来。  “老大,怎么处置这个小娘们?”那个手下凑到宋东升跟前,谄媚地问道。  “怎么处置?”他问他们的手下们,“你们说怎么处置她?”  “要不做了她?让她做你的压寨夫人?”手下见她有几分姿色,想要开荤,但是又怕被老大骂,只得试探他的口风,看他是个什么态度。  “这个主意……”宋东升想了想,“不错。你小子越来越聪明了。”  得到老大同意的手下喜滋滋地拉扯沈心莲要去开荤,她当然不肯。在你推我拉之际,她大骂宋东升不是,是条疯狗。她的骂声令宋东升住手下,又将她带回到自己面前,迎头就给了她一巴掌,笑道:“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猪狗不如的动作。”说完就要欺近心莲,她拼尽全心力把宋东升推开。面对这样一个女子,宋东升却一点都不生气,大笑道:“你是个敢骂我,又是个敢推开我的。有趣,有趣,真有趣。”说完向手下使了个眼,把她带下去和她的丈夫关在一起。  心莲直到见到显扬,她的心才感到害怕,泪再也无法抑制住,她心疼他受的伤,心疼他一个俊朗青年变如今这番模样:“显扬,他们怎么把你打这样?”显扬见到心莲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自然震惊万分,为了能让宋东升放她走,他故意对她冷淡:“你不该来这里,你出去!我不认识你!”  “显扬,你……”心莲万分不解,平待和的他怎么会突然转变,中间不留半点余地,“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疼。”她想摸摸显扬脸上的伤,但他别过脸去,不让她碰自己的伤,对即将要走的宋东升手下喊道:“我要见你们老大!”  “新鲜,今天是什么子尽出新鲜事。”宋东升边喝酒边和自己的兄弟笑着聊天,“他想见我,就让他见啊,不行,老子还没玩够他呢。”说完不理会显扬夫,顾自喝酒吃。显扬见宋东升并没派来,于是再次大喊,但是他的喊唤不来宋东升,却再次得到一阵鞭打。心莲殊不知她的悄悄出走在高家已经引起一场风,高老爷虽然心中责怪心莲不懂事,这个时候还离家出走,但依然极力维护他所信任的儿媳。这边宋东升吃完喝完,想到还有一件事没完,于是来手下把心莲和显扬带到大厅。  他满脸皮笑肉不笑地:“怎么样?高先生,夫妻相见必定是有很多话要说吧,刚才已经痛快过了吧。”   共 1152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保护生命腺 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妙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图片 如何制作微信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