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2006年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动画内容创新能2019iyiou

时间:2019-05-14 19:31:1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编者按】许多后世看来英明的决策在做出的时候总是不被世人所理解,甚至遭到嘲笑。但是当人们看到「步步为营」的它在不经意间斩获「惊喜」才发现原来风平浪静不一定是一壶死水,也可能是骤变的前奏。

迪士尼作为一个把动画产品周边做成一个「暴利」商业产业链的巨头,从不曾停滞前进的步伐,它能用行动让质疑者噤声。

本文发于“虎嗅”,作者成长的人生;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视频站似乎都难脱被卖的命运,优酷、爱奇艺们争相模仿的Netflix也不能摆脱。目前与Netflix传出过绯闻的有苹果、亚马逊,也还有国内的阿里巴巴、万达。出过《纸牌屋》等剧目的Netflix是个好的标的,所有人都对它虎视眈眈。但有可能吞下是已经90多岁的迪士尼。

如果我问你:在方兴未艾的数字媒体时代面前,迪士尼是半昏聩的老朽,还是目光老辣的智者,你会怎么回答我?你的依据又是什么?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来看一小段迪士尼简史。

已经90岁的迪士尼,根深叶茂、巨冠遮天。当然,它也曾经九死一生。1966年华特·迪士尼的去世,让它一下失去了灵魂;

在经过了长达20年的挣扎后,它又迎来了一位毁誉掺半的CEO——米歇尔·艾斯纳(Michael Eisner),这位艾斯纳曾经主持收购了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娱乐体育节目电视ESPN,并大量发行了迪士尼的廉价录影带和DVD,一度为该公司带来了巨额的收入。

但是,由于他长期忽视在电影和动画上的创新(这是迪士尼存在的意义),迪士尼的品牌光芒一再被削弱。

2004年,新任CEO鲍勃·艾格走马上任。“斥巨资买造血细胞”,成了这位新当家拯救迪士尼的法宝;

2006年,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动画,内容创新能力大为增强;

2009年,迪士尼收购漫威,旗下一下多出5000多个漫画角色,为开发男孩市场打开了门路;

2011年,迪士尼收购卢卡斯影业,从此便接下了《星战系列》的光剑,并于2016年年底凭借《原力觉醒》满血复活。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和“数字时代”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当然不是说迪士尼已经老得嗅觉迟钝,只肯吃老本而毫无作为了。事实上,也是在这位鲍勃·艾格手下,迪士尼四年前曾因一次授权而饱受诟病,直至今日,该公司在这笔交易上的良苦用心还是没有被完全理解。

2012年12月,迪士尼与流媒体服务供应商Netflix达成协议。根据该协议,迪士尼将终止与有线电视Starz的合作;

从2016年起至2019或2020年止(具体日期未披露),迪士尼(包括旗下漫威、皮克斯和卢卡斯)出品的所有新电影都能够在院线首映后入驻Netflix,由后者或优先播映。

消息传出后,许多人都认为:迪士尼这回是当上天字号活雷锋了——以每年3亿美元左右的价格(这个数字仅相当于迪士尼2015年营收的0.5%),将自己的看家内容“贱卖”给一个嗷嗷待哺的络媒体,这简直是割自己的肉去成就他人的野心。

看来,在新兴的数字媒体时代面前,迪士尼有点老昏头了。

实际上,持这些论调的人,他们当时谁也没看出来迪士尼的步步为营、循序渐进。如今四年过去了,就在一两个月前,突然传出了迪士尼可能收购Netflix的传闻。这下,当年唱衰迪士尼的人们仿佛一瞬间集体开悟,都默不作声了。

Starz的失算VS迪士尼的远见

Netflix自成立之初,一直是从美国付费电视Starz那里购买二手的迪士尼影片放映权。双方之间的合作一直持续到2011年第三季度。随后,由于Netflix不同意Starz提出的涨价方案,双方的合约就此终结。

Starz当时是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单方面宣布放弃Netflix,但它万万没想到,仅仅两个多月后,这个被放弃的Netflix就跟自己的源头供应商迪士尼“勾结”上了。

很快,迪士尼便名正言顺地将Starz打入冷宫——宣布不再与其续约,而将多年的放映权(以及优先放映权)都卖给了Netflix。

有传闻说迪士尼是绕开Starz后主动向Netflix抛出橄榄枝的。不管是否如此,迪士尼能签下这单生意都是明智之举。甚至可以说,它当时在“贱卖”自己的内容时,就是在提前布局,就是在“放别人看不懂的长线、钓别人看不见的大鱼”。

从十年前开始,关掉电视、放弃DVD、选择络的人就在日益增加。迪士尼当时虽然坐拥ABC和ESPN两家电台,但已经敏感地察觉到了用户的流失,知道再不降低对传统媒体的倚重,今后可能会泥足深陷,所以,是时候向新媒体方向探路了。

经过数年的观察后,也就是2012年前后,Netflix进入了迪士尼的法眼。

当时,这家公司刚遭遇了一次大地震——由于CEO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分拆了络流媒体服务和DVD租赁业务,用户大量流失,公司股价更是从300美元一路下滑到70美元,跌幅超过75%。

可是,迪士尼硬是把赌注押在了这家前途未卜的公司身上,甚至可以说是在坚决地培养它。原因很简单——Netflix凭借分拆一举证明:它对未来的看法与迪士尼一致,双方都已认定传统媒体行将衰落,络媒体将取而代之。

这当然不是说迪士尼当时就已经定意要收购Netflix,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当时正在借助Netflix探路,并且在试探性地向其示好。

结果一年后,Netflix给了全世界一个大惊喜:凭借《纸牌屋》这一原创力作,该公司的全球付费订户短期内净增1100万,并且其股价也在当年10月突破300美元,再创历史新高。

从那一年,也就是2013年起,迪士尼开始进一步表示对Netflix的偏爱。它不再向Amazon和Hulu提供《星战》等影片的放映权,也不为其制作任何系列内容;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2013年底,漫威联手Netflix,为其量身打造了《超胆侠》等五部超级英雄剧集;

2014年初,迪士尼宣布《星战》系列《克隆人战争》的放映权归Netflix所有。总之两家公司之间的亲昵度是在缓慢递增着,一直到2016年末,突然就传出了迪士尼可能要收购Netflix的传闻。

尽管两家都没有出面承认或否认这一消息,但我个人认为,迪士尼很快就会迈出这一步,并且胜算不小。

首先,将Netflix这个具备超强原创能力和天然用户基础的流媒体领军人物收入囊中,是迪士尼转战数字时代的巨大利好。“内容为王、IP为王”近一两年才成为真理,但迪士尼长久以来都深谙此道,并且一直在这方面不惜血本。

74亿美元收购皮克斯、42亿美元收购漫威、41亿美元收购卢卡斯,它看中的是什么?无非是这些公司背后的原创能力和无人取代的IP资源。

Netflix在这方面的表现足以打80分——虽然其原创剧不是部部都火,但它要继续加大投入力度的决心是跃然纸上的。

目前已经确定,Netflix将于2017年发行总时长超过1000小时的原创剧和原创电影,这对于在流媒体行业还几乎是个小学生的迪士尼来说,无疑是看到了一块不断冒着热气的肥羊肉。更何况,Netflix在全球已拥有近9000万付费订户,这背后的用户数据可是无价之宝。

Netflix历年来原创内容时长的增长走势

要知道迪士尼数年前也曾尝试过“Disney Movies Online”之类的流媒体服务,但终因成本高、用户少而关闭。现在有一个现成的,迪士尼凭什么不心动呢?其次,Netflix目前的日子并不好过,CEO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未必不会考虑卖身给迪士尼。现在它的蓝海时代早已过去,“流媒体+原创”的商业模式已经成为一众对手的标配,而且这些对手几乎个个都比它根基雄厚。譬如:Hulu背后站着的是21世纪福克斯和康卡斯特;YouTube Red的主人是Google;Vudu的新东家是沃尔玛。除了它们之外,原本只是隔岸观火的Facebook和苹果现在也要掺和进来了。

面对这些膀大腰圆的对手,Netflix除了硬起头皮、下血本把原创做到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可是这需要真金白银啊!我们来看看知乎上算的一笔账:2016年全年拍戏烧钱起码60亿美刀,明年这个数字肯定已经兜不住。

“柴火”从哪儿来?很明显,一是提高订阅价(这个还得等再砸钱出几部神剧后才谈得上),二是靠融资,而且是“高利率的债务融资”(Netflix的原话)。

也就是说,如果按原计划走下去,Netflix的债台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越筑越高。这种游戏玩到谁都受不了——股东受不了,Netflix也会被拼垮。可是砸钱拍原创的路是一定要血拼到底的,所以卖身恐怕是绕不开的选择。

我之所以说Netflix很有可能选择迪士尼,是因为:

一、两者已经有过合作经验,那些财大气粗却在这方面一穷二白的金主,譬如苹果等,无疑要逊迪士尼一筹;

二、迪士尼以往的表现证明,它对被收购对象一贯的态度都是:保持限度的尊重、让对方享有限度的自主权。皮克斯如此,漫威如此,卢卡斯也是如此。假如Netflix能在鲍勃·艾格仍然在位时就委身于迪士尼,那么它将来享受“钱与自由齐飞”的日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听说鲍勃·艾格2018年就要离开迪士尼了,如果他打算在退位前再为老东家增添一笔遗产,现在就是时候了。如果成功,艾格很可以告慰华特·迪士尼的在天之灵。

老华特在世时,曾为迪士尼画出过一幅清晰的发展路线图:始终以电影制作为核心,发展主题公园、音乐、出版物以及电视等衍生品。

华特·迪士尼当年定下的发展路线图,图片来自Economist

这一理念在他逝世后,尤其在米歇尔·艾斯纳当权期间曾一度中断,幸好,鲍勃·艾格上台后及时重拾了这一理念。我们看到,如今满世界都打上了迪士尼的烙印——从主题公园到度假村,从消费品到线上教育,从影视到游戏,迪士尼已经基本上蜕变成了“线上+线下”无所不在的全能巨头,而它的一切,都仍然是以电影为圆心。

现在的隐患及缺憾是:在数字媒体时代,迪士尼还未建立起专属的内容平台,同时也面临着原创力受同行及后辈挤压的状况(不过这似乎很正常),这时如果能将Netflix拿下,迪士尼就能得到喘息之机,未来将更多对手逼入夹缝。

而鲍勃·艾格也就算功德圆满了。

本文参考资料:

Disney as a Service: Why Disney is Closer than Ever to Walt’s 60 YearOld Vision,作者Matthew Ball

Is Netflix Disney’s next big buy and is Reed Hastings its next CEO?作者Peter Csathy

IDG资本合伙人熊晓鸽:五方面思考教你如何甄别一个项目的好坏
面对阿里的帝国思想和腾讯的盟国思想实体零售商该何去何从
2008年北京家居B轮企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政策 报名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